文史资料

永不凋谢的牡丹

发布时间:2020年05月21日

李学武

 

国运兴,牡丹盛。牡丹大气雍容,花色绚丽,枝叶并茂,最能体现泱泱大国气度,同时又寓意富贵吉祥,象征着国泰民安。但是令人遗憾的是牡丹的花期太短,美丽绽放只有数天。瓷器是中国人的伟大发明,在英文中“瓷器(china)”与中国(China)同为一词。中国是瓷器的故乡,瓷器是古代劳动人民的一个重要的创造。无数技艺精湛的瓷器珍品,遗存下来成为历史文化宝库中的巨大财富。如果有一种可以让牡丹保留永不凋谢的美丽的话,那便是牡丹瓷。国瓷工艺和国花牡丹的完美融合是当年我的一个灵感突发的创意,回首这一历程,心中仍有无限激情,还有更长的路,有更高的目标。

我生在古都洛阳。年少时,就已经对陶瓷产生了喜爱之心,它古朴典雅、温润如玉的质地对我产生了不可思议的魔力。更有我的父亲,常常抚摸着一个精致的瓷碗对我意味深长的说:“你看这个瓷碗,要经过选土、过滤、塑型、烧制、上釉、再烧制等十几道工序,看似简单,却是千锤百炼,方能成器。只有这样,瓷碗才能发挥着盛饭、隔热、甚至观赏作用,这就是瓷器的价值和精神。就像你,孩子,遇到任何困难和问题决不能退缩,而坚持才是根本,唯有如此,你才能很快的成熟和焕发人生的光彩。”父亲的话语,竟神奇的坚定我要探索瓷器世界的信心。

上学以后,老师讲述中国历史的时候,特别提到过瓷器,老师说,中国瓷文化博大精深,瓷器本身,还蕴含着中国的古典哲学、色彩学、美学等等,我现在还清楚的记得,当时老师拿着一个“小口圆肩深腹罐”说道:“就拿这个器型来说,虽然口小,但却内有乾坤,象征着‘中庸之道’,也象征着中国人的气度:‘宰相肚里能撑船’。”当时似懂非懂,后来想想,的确很有道理,于是让我对瓷器的喜爱更深了一重。

年少时,我酷爱读书,那个时候,只要是家里的藏书,我几乎一一浏览。有一次,我被书架上的《水浒传》所吸引,随手翻看,十分喜欢,便用了几天的时间,一口气读了下来。当时虽然不明白《水浒传》中的深刻含义,但却对一百零八个形态各异的好汉犹记在心,也十分钦佩施耐庵先生绘声绘色的描写,赋予了这些好汉与众不同的独特灵魂和深入人心的艺术形象。于是我突发奇想的利用闲暇时光,动手制做了水浒一百单八将的陶俑,至今还放在我书房的书架上,活灵活现,神态各异,似乎在诉说着一段关于我的回忆。制作陶俑那一年,我12岁,这也许就是我制作牡丹瓷的萌芽吧!

小时候,我的性格比较内向,为此,父母也曾有过一段时间的不安和忧虑。为了我锻炼我的胆魄,在我18岁那一年,父亲执意让我参军入伍。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在我即将入伍的那天晚上,母亲一遍又一遍的帮我检查着行李,父亲则是有一杯没一杯的喝着“散白”,嘴里总是重复着他小时候教育我的那句话:“记着,到了部队,一定要学会做事先做人,只有人立起来了,才能把事情做好。记着我说的话,要想成为一件精美的瓷器,必须具有坚毅的意志”我认真而坚定的点了点头,和父母挥别。

我入伍的部队在山东,可以说是所大学校,也是个大熔炉,无论你是什么样的铁,部队都能把你炼成钢。三年的当兵经历看似不长,但严肃火热的军营生活,却让我的的思想和意志,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锻炼。内向的性格也有所改变,并且让我真真切切的知道了什么是“锲而不舍,永不放弃”。每每回想自己当兵的这一段经历,我内心中总是透着自豪和快乐。有人说:“当兵苦,但却苦中有乐,回味无穷。”我认同。也许,只有当过兵的人才能够理解我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受吧。短暂的当兵经历,深深的影响了我后来的人生,不得不说,虽然短暂,但却熠熠生辉。当兵时牡丹和瓷器随我来到了部队,我常常自豪地向战友们介绍自己来自牡丹盛开的洛阳,并有时间就去收集关于中国瓷器的信息和资料。

我在1994年退伍,服从组织安排,到一家民爆厂工作。1997年,我通过厂内竞聘,成为了一名产品销售员,我辛勤工作的同时仍保持着对陶瓷艺术的迷恋和执着。工作的这几年,让我有了原始资金积累,为我以后牡丹瓷的事业,打下了经济基础。

花开时节,各地游客涌入洛城。2007年5月,是我人生的一个转折点。当时,几个战友相约来洛阳赏花,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洛阳人,我义不容辞的承担了接待工作。奈何天公不作美,竟然在战友赏花的前一天,暴风雨突临,华贵娇艳的牡丹被暴风雨摧残,洒下一地花瓣。战友们的心情有点低落,悻然而归,我对这场暴风表示无奈,同时对远道而来的战友抱着些许歉意。其中,一个战友说道:“如果有一种永不凋谢的牡丹就好了,这样咱们也就不用赶花期了,什么时候想看,什么时候就能看到……”这本是一句玩笑话,可我听了之后,内心深处蓦然有一道光掠过,是啊,如果能够让牡丹永不凋谢就好了,用什么方法呢?直到无意间,又看到了我12岁时做的那一组水浒人物陶俑和父亲的那只瓷碗,一瞬间忽然从脑海中蹦出一个想法:如果运用陶瓷工艺制作牡丹,能够成功的话,不是可以实现随时看到不会凋谢的牡丹花了吗?我为这个想法激动不已,记得当时差点兴奋地跳起来,开心得像个孩子。牡丹瓷、牡丹瓷,多么美妙的名字,这三个字在眼前一遍遍的闪烁,像是理想的呼唤。于是我开始思考如何能让这种美丽永恒留存。

制作牡丹陶瓷开始成为我的梦想,那一年,我已经37岁了。2008年初,我辞去了年入百万元的工作。当时,做出这样的决定,亲朋好友都不理解,不明白我为什么要放弃现有的优越。我不是圣人,更不是先知,不能预知未来的发展走向。所以,在那段时间,我也犹豫过、徘徊过、仿徨过,可我内心深处却一直有一个声音在说:“不试试怎么知道你不行?”于是我开启了万里长城第一步,

为了让牡丹瓷早日问世,我用了两年的时间,开车跑了20多万公里,上百次奔赴东阳、仙游木雕、南阳玉雕以及江西景德镇、湖南醴陵、福建德化三大瓷都和五大官窑七大陶瓷产区等地,辗转大江南北,考察寻找做永不凋谢牡丹的灵感。经过多次的揣摩和交流,我惊奇的发现,虽然洛阳牡丹甲天下,但对于牡丹艺术品的传承,多是平面的画轴和彩绘,立体呈现牡丹的样式不多,为此,这更坚定了我要用陶瓷做牡丹的决心。

在两年的考察过程中,我还有一次历险的经历。记得是2008年9月的一天,我的汽车机油箱出现了问题,居然在高速公路上开始漏油。为了节省考察的时间,我当机立断,买了两桶货车机油,一边加一边走,硬撑着跑完了几百公里。后来去修车,修车师傅说再跑就有可能会出现重大事故。我听后,自己也是吓了一跳。如今,我却常常以开玩笑的口吻讲述我的这段历险经过,朋友们都说我是疯子,为了赚钱,居然敢拿生命开玩笑。其实,他们不知道,我哪里是想着赚钱啊,我当时的想法特别简单也特别单纯,就是想快一点让陶瓷牡丹问世而已。妻子贾晓莉曾这样评价过我的这次历险:“两点之间,直线最短;人与成就之间,单纯最短。”我不明白她是否是在说我“傻”,但也许我就是凭借着这股“傻”劲走到了今天。

用陶瓷做牡丹,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想法和实践之间,总要有一定的距离,才可达到高度契合。经过两年的考察,我也已经下定决心,不把陶瓷牡丹制作出来,我是不会罢休的。于是,从2009年开始,我就从考察学习,开始转变为陶瓷牡丹的工艺制作。这一年,我遍访全国陶瓷名师,涉足全国10余个博物馆查阅历史资料,整理了20余万字的陶瓷笔记,把只要是牡丹瓷能够用得上的工艺,我都会想尽办法钻研,思考。

    一年下来,我烧坏的陶瓷牡丹数以万计,但始终没有满意的作品。最后,我还是采用了最“笨”的方法,把牡丹花的花瓣一片片取下来,再用陶瓷对照着真花花瓣的样子一片一片的捏,这才有了较为满意的牡丹花雏形。之后,随着手艺的娴熟和学习的不断深入,在2009年12月份,我研制出了以唐白瓷烧制技艺为基础,集各派陶瓷技艺之所长,汲取雕塑造型、镂空捏花、装饰刻印、颜料釉色等传统工艺精华,采用全手工出品的牡丹花瓷器,姿态和颜色纯正逼真,立体感强,栩栩如生。这件烧制成功的牡丹瓷,是我第一个相对满意的作品,当时我有一种错觉,感觉这个瓷器就像是我的孩子一样,似乎经历了一个女人的分娩过程,痛苦酸楚、欣慰、幸福。让人百感交集。

牡丹瓷作品雍容华贵、美不胜收。有人说,我可以采取私人定做的方式,减少产量,增加经济效益。然而,对于这种沽名钓誉的做法,我是不认同的。陶瓷属于中国,陶瓷属于世界,牡丹瓷亦是如此,它不是我一个人的,而是所有人的,为此,我选择了开办公司,我想把这门手艺传承下去,让牡丹瓷扎根洛阳,闻名全国。

一个宏大想法的实施,总是会遇到阻力和障碍。2010年3月份,我创建了洛阳盛世牡丹文化艺术有限公司。这个时候,我从2008年开始,已经先后投入了600多万元了。我不自觉的为自己打气,成功与否,在此一搏。公司创建了,厂房建立了,并开了3个直营店,还聘请了一小批热爱陶瓷艺术的员工,手把手的教他们制作牡丹瓷。当时的我可谓是信心十足,壮志满怀。然而,现实却又给我浇上了一盆冷水。开公司不到四个月,我就已经把全部家底投了进去,可牡丹瓷的销售并不好,除了在牡丹花会期间卖出去了一小批产品,然后连续3个月都如一汪死水,看着这些美轮美奂的牡丹瓷,我心中怅然若失,心急如焚。

转眼,到了给员工发工资的时候,我非常清晰的记得,当时我的口袋里只有300块钱,还是有零有整的。一进公司大门,妻子贾晓莉就来找我商量,她说:“干还是不干,公司账面上已经没钱了。”我咬着牙说道:“干,为什么不干?只有坚持不懈,才能让牡丹瓷走进更多人的世界,让牡丹花永不凋谢。”妻子看着我如此坚定的决心,微笑着点了点头,我认为,她是读懂了我,也是我强有力的助手和支持者。后来我和妻子闲聊,再聊到这件事情的时候,妻子说道:“你坚持,我就支持,没有为什么原因。”那次开工资,我是出去借的钱。

机会在每个人面前都是均等的,也不会辜负每一个努力的人。2010年6月,我接到了洛阳市商务局的电话,市领导让我参加河南省第六届国际(郑州)投资贸易洽谈会。这次展会主要是为了给省里一些大型项目进行招商,为了不让现场太沉闷,商务局找来一些特色企业烘托气氛,而我就是这次洽谈会的陪衬绿叶。我始终认为,在这半年多的时间里,牡丹瓷一直是一款叫好不叫卖的产品,牡丹瓷本身是没有问题的,如果有问题,就是出在了宣传上,而这次洽谈会就是我的一次契机。为了让牡丹瓷被更多人欣赏,已经一穷二白的我又借遍了所有的亲朋好友,借钱是件难事,这其中的酸楚只有我自己知道。不过最后终于筹集了20万元用来生产参展的牡丹瓷。

2010年8月26日,展会如期举行。为了让牡丹瓷能够惊艳亮相,我带了一些成品和半成品,在展会现场讲解制作,马上就引起了大家的关注。人们纷纷发出惊叹,感叹牡丹瓷的精致典雅、形态逼真、富贵华丽。第二天,《我和我的牡丹瓷》就刊登在河南省的各大媒体上面,知名度迅速提升。同时,通过这次展会的精彩亮相,也获得了参加展会的国家领导和省委领导充分的肯定和赞扬,他们说:“产品很有创新性。”至此,牡丹瓷的销路正式打开,积压的库存脱销,订单也是从四面八方飞来。

2011年11月,我正式将洛阳盛世牡丹瓷文化艺术有限公司,更名为洛阳牡丹瓷股份有限公司,这标志着牡丹瓷的产业开始走向正规化,我也决心以此为起点,再次踏上“远征”。牡丹瓷的面世获得了很大成功,有人评价牡丹瓷的形态:“红玉瓣、黄金蕊、琥珀枝、翡翠叶。”成为继中国“五大官窑”之后独具特色的新派艺术瓷种。这些肯定,让我有些诚惶诚恐,我深知,在中国瓷器文化浩瀚的海洋中,牡丹瓷只能算是沧海一粟,只有不断学习,不断革新,才能走得更远,才能有所传承。我记得有位哲人说过:“人生就像是一次跑步,不是比谁跑得快,而是比谁跑得远。”怎么样才能跑得远?沉思良久,我给出了这样的答案:极致和创新。

为了让牡丹瓷更加逼真绚丽,我多次带领团队进行观念创新、设计创新、技术创新,紧紧围绕洛阳地域特色,积极将牡丹瓷文化和洛阳文化相融合,不断推陈出新,如今,牡丹瓷经过了第7代研发,正式推出第8代产品,相比之前的牡丹瓷,现在的牡丹瓷无论是在样式、釉色、技艺上,都有了长足的进步,最薄的花瓣可以达到0.1毫米,让牡丹瓷更加美轮美奂,光彩照人。有人问我,关于牡丹瓷的研发,什么时候才能走到终点呢?我认为,牡丹瓷的革新是没有终点的。历史多次证明,只有无限的去接近极致,才能创造完美。据了解,牡丹的品种有1024种,我的目标就是把这些品种全都制作一遍。

除了牡丹瓷,我还开发了其他瓷器产品。有唐韵仕女、东方妞妞、一带一路吉祥礼、富贵花瓶、板壁、小花匠首饰等系列产品。涵盖了城市艺术、家装艺术、陈设艺术、个性化定制、饰品艺术和生活艺术瓷六大类。随着时代的进步,陶瓷逐步被塑料和橡胶所代替,因为塑料和橡胶的生产更廉价,使用起来更方便。陶瓷逐步成为了一种艺术品,开始慢慢远一部分人的生活,如何能让陶瓷回归?一方面需要提升陶瓷艺术的品味,在原有的基础上不断创新,另一方面就需要改革陶瓷的用法,让人民群众的生活与陶瓷息息相关。以上两个方面,无论是哪一个方面,都不能离开创新。

如果说,河南省第六届国际投资贸易洽谈会是让牡丹瓷走出了洛阳,惊艳于河南,那么我在2012年3月,接到的《香港文汇报》联合海外华文媒体共同举办的香港回归祖国15周年“光耀香江”大型颁奖典礼活动的礼品订单,这就是一次让牡丹瓷走向全国的机会。当时活动定制了135件产品,其中有18件是需要特别定制的花盘。定制产品的尺寸要求远远超出了我们当时的生产能力。

当时承诺这笔订单的时候,并没有想太多,认为无非就是把花做得大一点,盘子做得大一点,可没想到,后来还是出了问题。瓷器有“一寸大一分难”的说法,意思就是说,如果制作的瓷器越大,那么在工艺上的要求就越高。大型瓷器的可贵也真是如此。其实这个问题我早就有所意识,但接连烧裂了两套瓷器后,我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这时候,已经距离颁奖晚会的没剩多少时间,我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为了能够完成这次任务,只好守在窑炉旁边,一边烧瓷一边向清华大学陶瓷系的老师请教。整整七天七夜,我寸步不离的守在窑炉旁边,不敢有半分懈怠,饿了,就随便吃点东西,渴了,就喝几口水,几天下来,我已经分不清楚白天黑夜,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希望赶紧烧出符合规定的瓷器。6月29日晚,最后关头,瓷器全部完成,由于时间紧张,只做了一件备用品。6月30日,我来不及休息,马不停蹄的赶往香港,运送途中,竟然有一个瓷器发生了意外,把花盘摔碎。当时我冷汗就下来了,仔细一检查,正好跟我备用的瓷器属于同一款,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2012年7月1日晚,“光耀香江”香港回归祖国15周年大型颁奖典礼顺利举行,我生产的“牡丹紫荆花瓷盘”作为评选活动的专用礼品分别颁给了董建华、曾宪梓、刘德华、李嘉诚、邵逸夫、吴康民、曾钰成等“光耀香江”香港回归15周年“功勋人物”,洛阳牡丹瓷股份有限公司同时荣获“光耀香江”香港回归15周年“杰出企业”称号。一份付出一份收获,当我看到我制作的牡丹瓷在政要、名人手中散发光彩的时候,我的眼眶竟然不自觉的湿润了。我不是一个爱感动的人,所以很少轻易流泪,无论是在高速上公路上漏油的劫后余生,还是在千难万难中的借钱发工资……我都没有哭过,不过,这一次,我真的哭了。我感动于自己的执着,感动于牡丹瓷的秀美,感动于在这个大好时代的土壤里,牡丹瓷的出现,终于然让人们看到一朵朵永不凋谢的牡丹。

让牡丹瓷登上中国舞台,让每一个国人喜爱陶瓷,喜爱牡丹,这是我做牡丹瓷的初衷了,然而,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我的牡丹瓷,这朵“永不凋谢的牡丹”有机会被作为国礼在世界绽放。

2013年5月,我在郑州参加中国中部投资贸易博览会(以下简称“中博会”)时遇到两位乌克兰客人,当时这两位客人看中了我专门为“中博会”制作的2幅牡丹瓷屏风,并愿意出很高的价钱,想要把这2幅牡丹瓷屏风买走,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同意,毕竟,这是我为“中博会”专门设计的产品,对我个人来说,意义重大。听到了我的回答,乌克兰客人很是沮丧,并表示理解我的做法,不过,他们很快就提出,能不能专门给他们定制一款这样的屏风。再三犹豫之后,我终于答应了外国友人的要求。参加完“中博会”,我和团队赶制了2个新的牡丹屏风,为表示我对他们的歉意,我决定亲自把这个屏风送到他们指定的北京外国友人联络处,没想到的是,两位乌克兰客人居然把牡丹瓷辗转推荐给了外交部,并获得了外交部的青睐,从此,牡丹瓷登上了“国礼”的殿堂。2013年4月,国家主席环亚国际娱乐靠谱吗访问非洲,牡丹瓷作为“中国礼物”赠送于非洲六国首脑;2013年7月3日,国家主席环亚国际娱乐靠谱吗和彭丽媛女士出访韩国,牡丹瓷作品“风姿秀色”再次被当做“国礼”赠送国家领导人;2014年3月24日,国家主席环亚国际娱乐靠谱吗收到邀请出访荷兰,牡丹瓷作品“花开富贵”赠与荷兰皇后。至今,牡丹瓷作为“国礼”已经先后被国家领导人赠送给了一百多个国家元首及领导人,获得了无数赞誉。牡丹瓷能够成为中国礼物走向世界,这是一种莫大的荣誉,让我醉心。

一步步的改变,一路艰难走来,有苦衷有无奈,但更多的是喜悦,我和牡丹瓷早就成为了不可分割的密友,我们一起接受杂赞美,一起携手向前,共同攻坚克难,同享荣誉和成就。这些年,牡丹瓷确实获得了世人的认可,每次细数成就,都有一种如数家珍的感觉。

目前,牡丹瓷的主打品牌“河洛盛世”是中国驰名商标,该系列产品被评为“中国名优产品”,牡丹瓷的精品系列也受到了中联部、外交部、商务部等中央部委、各级政府以及中国烟草总公司、华为集团等大型企业集团的青睐。在2015年的香港青年音乐节上,作为唯一官方指定奖品,牡丹瓷再次惊艳香江。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政府首脑(总理)理事会第十四次会议期间,牡丹瓷花开上海,让中外各国领导人领略了中原文化的魅力。牡丹瓷还用于在2016年博鳌亚洲论坛、2017年北京“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以及2018年上合青岛峰会的陈设并作为国礼赠予各国首脑。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的上合青岛峰会,当时牡丹瓷“小花匠”系列产品可谓是一鸣惊人,外国人和中国人都对“小花匠”系列产品赞誉有加,让我意识到了一个问题:“民族的就是世界的,艺术是没有国界的。”牡丹瓷的美,是可以走向世界的。

牡丹瓷是中国古老的陶瓷文化与悠久的牡丹文化有机融合同时博取中国雕塑艺术众家之优长的新派瓷种,集中国陶瓷技艺诸派之精髓,是中国悠久的瓷文化与瓷工艺延续发展过程中的创意成果。既体现了牡丹的雍容华贵,又兼备了瓷器的典雅古朴。除了在洛阳,再也无法找到这样可以“盛开”的产业。自2010年以来,牡丹瓷先后获得“河南省旅游纪念品设计大赛”以及“中原旅游商品设计大赛”金奖、中国工艺美术“百花奖”最佳工艺奖等多种奖项,其中作品“出水芙蓉”、“独占春日”获得我国工艺美术类最高奖——“百花杯”中国工艺美术精品奖金奖,作品“一揽富贵”在首届世界旅游城市博览会上被世界旅游城市联合会北京总部永久典藏,国礼李学武牡丹瓷精品还被中国国家博物馆和中国工艺美术馆收藏展示。“中国梦之富贵和谐”系列作品更是荣获了代表中国陶瓷界最高水平的“大地奖”金奖,作品以造型的典雅端庄、装饰的极妍尽美、釉色的瑰丽绚灿和牡丹富贵祥和寓意,被誉为“牡丹瓷艺术奇葩”。

如今,牡丹瓷总共获得发明专利60余项、实用新型专利90余项和外观专利近600余项,系列产品著作版权100余项。在牡丹瓷大放光彩的同时,我先后获得了“全国五一劳动奖章”、“河南省文化创意产业领军人物”、“洛阳文化产业特别贡献奖”、“中原大工匠”、“河洛大工匠”、等数不清的荣誉,这些荣誉在我感受成功喜悦的同时,成功引领了洛阳牡丹瓷文化创意新兴产业,起到了建设国际文化旅游名城的推动作用。因此洛阳牡丹瓷股份有限公司先后被评为洛阳唯一的“国家文化产业示范基地”、“国家生态原产地保护产品”国家标准化“AAA”企业、牡丹瓷地方标准起草单位、河南省文化企业50强、河南省重点文化企业等。

我并没有被一份份荣誉沉醉,反而像是一种鞭策,不断鼓舞着我,总觉重任在肩。牡丹瓷虽然已成为国礼,但是我想创造它更加辉煌夺目的繁荣时代,让全世界所有人重新认识中国瓷器,认识一种不一样的中国瓷文化。继而把这种精神和工艺发扬光大。这是一种“文化自信”,也一种来自中国陶瓷的召唤。同时,这也是一种付出,我不知道这样的付出能不能得到回报,得到结果,但我明白一个简单的道理:想到了,就去做,这样才能不留遗憾。

公司虽然早已进入正轨,但我却还跟以前一样努力,没日没夜的不断思考和钻研陶瓷的工艺。家人和朋友也都来劝我,让我别跟自己较劲,别跟年轻人一样比拼。听到这样的话,我只能摇摇头。事实上,我根本不会停下来,也不能停下来。我总是心平气和的告诉他们,我还年轻,为什么要止步不前呢?孟子曰:“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我虽不能“兼济天下”,但也明白“能力有多大,责任就有多大”的道理。牡丹瓷获得了成功,这就给我带来了更高的起点,更高的要求,因此我给自己制定了更加高的目标。

中国是陶瓷的故乡,但世界级的陶瓷品牌,却很少有中国品牌的身影。由于外国人对中国陶瓷的喜爱,在近代史中,不少国家都来中国学习、取经,回去之后,与自己国家的文化相融合,经过百年传承与研究,形成了另一种得天独厚的陶瓷文化。从此,中国虽然还是陶瓷的故乡,但有很多外国人更愿意购买其他国家的陶瓷品牌。丹麦的皇家哥本哈陶瓷品牌,以精美绝伦的画工闻名于世;匈牙利的赫伦陶瓷品牌,被称为“在世界范围内最畅销的名牌”;英国的韦奇伍德陶瓷品牌,艺术造诣之高,让人叹为观止;德国的麦森陶瓷品牌,贵族气息浓重,高贵典雅;法国的柏图陶瓷品牌,简约又不失精美,精美又传承文化;西班牙的雅致瓷偶,其色彩细腻,制作精巧。以上所说的品牌,无一不是世界上最著名的陶瓷品牌之一,这些陶瓷品牌的根源,但又无一不是来自中国。然而,在世界范围的认知度上,更多的人愿意接受这些品牌,把中国陶瓷置于其次。每次想到这里,我都有一种强烈的失落和不甘。

诚然,中国的瓷器也有着自己独特的东方美,但与国外著名的陶瓷品牌相比,仍然有少许的不足之处。对此,我认为,我们应该秉承一种谦虚的态度,对优秀的外来陶瓷技术系统研究,然后“取其精华去其糟粕”,让中国陶瓷扬帆起航再出发,把本来属于我们中国陶瓷的尊严拿回来。这就是我从来没有想过停下来,也不能停下来的原因。

我深深知道,牡丹瓷只是中国瓷器长河中的一个贝壳,想要成为一颗华彩夺目的珍珠,肯定还需要很长的路去走。路是人走出来的,可怕的不是路远,而是止步。这就又让我想起了《愚公移山》的故事:智叟笑话愚公,这么大的两座山,你要移到什么时候,能才完成呢?愚公笑着说:“我干不动了,还有我的儿子,我儿子干不动了,还有我的孙子,”愚公的坚定,让人叹服。而我,愿意做中国陶瓷行业的“愚公”,在牡丹瓷的绚烂出世之后,继续跟随新时代的步伐,奉献我微不足道的力量,向70年却仍然年轻的中国致敬。让这朵“永不凋谢的牡丹”芬芳全世界。

 

下一篇:在“铁疙瘩”上我“镗铣”成了梦想